荒士

是荒士,不是荒土。

 

存个设定√

《荒士》

人设:

荒士
性别:女
身高:163cm
年龄:17
发色:灰色,野兔毛色的灰。
眸色:橙色
装扮:爱穿带兜帽的长袖衣服,没有兜帽就戴鸭舌帽,常年不摘,除了接待客人的时候。对于帽子出乎意料的痴迷,认为戴帽子更有安全感。因为是短发,最初被和夜认成了男孩子。脖子上总是围着一条领巾,领巾下藏着一条项链,除了给两位前辈看过外,再不示人。
其他:成为荒士(职业)前一直在外漂泊,对过去一无所知,包括自己的名字,听说荒士掌管这世间的所有故事,来到“光源”咖啡馆探求身世,被与昼留下成为店员,同时也成为了一名荒士。名字是和夜起的,对方解释说“身为荒士的荒士不觉得很棒嘛”,在得知荒士是女孩子后有打算重新起一个,不过被荒士本人拒绝。
同和夜关系不错,经常被与昼无意间释放的威压吓到,称呼两人为“夜前辈”和“昼前辈”,最喜欢黑色和白色,因为这两种颜色最纯粹。有下午三点喝一杯红茶或咖啡的习惯,雷打不动,据说是初到这里时和夜邀她喝了一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和夜
性别:男
身高:178cm
年龄:未知
发色:白,中间夹一缕黑发
眸色:眼睛上绑着绷带,上半张脸成迷,据说眼睛是黑色。色盲,只能看到黑白灰的世界。
装扮:除了工作时间外不会好好穿衣服,平日一贯穿长袍,大部分时间为黑色,有时会换成红色以此激怒与昼。衣服领口过大经常露出肩膀,被荒士投诉多次仍不知悔改。小腿上套着金属环,本人称这是为了练习负重跑步。
其他:爱笑,无论何时都笑眯眯的。会拉小提琴,不过意外的不会唱歌,开口五音不全。嘴上说着最讨厌黑色,但从不打算换个别的颜色的衣服,也从不拆脸上的绷带,被荒士怀疑有严重自虐倾向。接待客人时喜欢转笔,极少记录,待客人离开后会一口气整理完毕,记忆里绝佳。但也只有工作时会认真对待,平日里丢三落四,总要麻烦荒士善后。

与昼
性别:男
身高:180cm
年龄:未知
发色:金色,左侧有一圈白,常被和夜吐槽说“你要当天使啊”。
眸色:青蓝色
装扮:除工装外喜欢穿白西服。羽毛控,工装上每天换一枚羽翎胸针。
其他:个人所有物上都印有羽毛标志,热爱研究鸟类,能准确说出每种鸟的名字、习性、栖息地等知识。有耐心但常年面瘫,因而总是在无形中释放威压,苦恼于后辈荒士总是对自己敬畏三分,想有所改变但力不从心。最讨厌红色,认为那是杀戮的颜色,总是被和夜故意穿的红色长袍而惹怒。接待客人时手不离笔笔不离纸,生怕遗落一个字,为此常训斥和夜工作怠慢,但后者对此充耳不闻。

荒士【职业】:
主要为历史/他人故事的记述者。
掌管这世间一切生灵的过去与当下。
由“拾荒者”演变而成,意为“拾取遗失在荒芜世界中的时光”,又名“拾光者”,统称“荒士”。
出现原因:
史书残破需要修补,后来延伸出了这个职业。因为历史是不同的人的故事组成的。
另:
【荒士】记录的故事必须绝对真实,不可以增添自己的评价,不可以偏袒任何一方,所以相对而言,【荒士】记录的故事只是平淡的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没有感情。
为此【荒士】必须抹去个人情感,并且从他们担任这个职位后,直到在自己的故事被下一个人记述前,都无法退位,所以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他们是永生者√
而荒士因为是新人,最初曾尝试写一点个人的评价,但是被与昼痛斥了一顿,原因不明,但和夜说这是因为与昼的过去。

荒士的身份:
实际为《世界之书》其中的一页纸。
从残破的世界之书中掉落下来的空白书页,有了属于自己的故事。
后期荒士会发现自己的胳膊上出现了奇怪的文字,其实就是有关自己的故事。

《世界之书》:
古希腊神话里那棵参天大树在人们否认神学否认存在的时候倒塌,上面记载的故事变成文字深深刻入树干。第一个拾荒者将它斩断,投入火中,诞生了这本书√
【然后那名拾荒者成了荒士的前身】

大致主线:
人们否认了神话存在,于是本来鲜活的故事——世界树倒塌了,变成了没有感情和生命的书本,人类也进入了非人性的现代社会,但荒士的存在,让世界之书重新有了生命力,世界也重新变得有人情味起来。

  8
评论
热度(8)

© 荒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