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士

是荒士,不是荒土。

 

山东城拟群2018春节图文接龙第七八棒

于是,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接龙ヽ( ̄ω ̄( ̄ω ̄〃)ゝ
【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纯粹是图个乐子(*ฅ́˘ฅ̀*)】

儀衡:

第一二棒


第三四棒


第五六棒


第九棒完结


第七棒,作者秋有月 @秋有月 







第八棒,作者荒士 @荒士 


作为本次新年活动的特邀嘉宾,天狗很委屈。


非常委屈,字面意思上的相当委屈。


我滴个乖乖,现在的孩子这都种嘛啦?因为我原型是条牙狗就觉得我好欺负?银家好歹也有翅膀也吃过月亮也算半个神仙,但眼前这毛儿包的是怎么回事?嫩把我一神仙晾在这儿然后自个儿拉呱拉了十多分钟?


啊等等,现在已经普及普通话了,作为神仙也应该以身作则才是。


天狗在天上扑腾了两下翅膀,暗自劝告自己要怀抱着一个宽容的心,别在本命年里生气,那样得不偿失。毕竟这群愣头小子,呃不,因为提到四书五经就性转的神奇设定导致现在应该称呼他们为疯丫头们和那么一两个愣头小子,这些个小孩子连自己年龄的零头都算不上,身为神仙就勉为其难地忍过这一次吧。


它是这么想的,但不代表其他人能理解它的苦心,以至于当背上突然添了重量,而且要命的是施压者还在那里扯它的羽毛,不出意外,失去平衡的天狗直接从半空中掉下来,硬生生摔到地上,当了背上那人的肉垫。在两眼一翻彻底晕过去之前,天狗在心里恶狠狠地发誓说:这是谁家的倒霉孩子,太哩巴了吧,你等着,等我醒过来,看我不咬死你……


“活的天狗哎,你是把月亮吃掉了吗!快点吐出来啦!”


戴着水手帽的小正太蹂躏着半死不活的天狗的翅膀,终于看不下去了的济南上前把男孩拉起来:“日照你就先别闹了。大过年的别让神仙下不来台。”


东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提示道:“但现在的事实是他已经让神仙‘掉下台’了,而且还是从半空中。”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聊城拿棍子试探性地戳了戳地上的天狗,“老了?”


青岛掏出一个海螺送上揶揄的微笑:“这个时候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闻言潍坊终于把目光从剧本上移开:“妹儿啊,现在不是推广改编自西方动画的表情包时间。”同时用手肘碰碰莱芜的侧腰。


“啊啊?哦,对对对,潍坊说的对。”仍然端详着凤凰的某人一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脑回路终于接上后随即忙不迭地疯狂点头。


济宁豪气地扔了钢枪一挽袖子,挤进人堆里大吼道:“好了好了,眼下救人,噗,不是,救狗要紧!我们怎么办?”


一旁的烟台犹豫着托腮:“也是啊,人可以进行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狗怎么办?”


威海左右看看,然后鼓足勇气举了手:“要不我们把它送动物医院救助一下?”


枣庄正摆弄着因为性转突然多出来的麻花辫,听到这个提议突然蹦出一句:“如果把天狗送去宠物医院了,它还能活着出来吗?不会被解剖当标本了吗?”


滨州头疼地扶额。“所以这就意味着一切又回到原地了。”说到这里她转头求救道,“临沂你怎么看?”


然而这个时候的临沂还因为突然变成了男生持续掉线中。见询问无果,滨州又无奈地看向东营。


“我也不知道。”东营摇头,“不要因为我戴眼镜就觉得我啥都知道。这次我真的不知道。”


倾听了自家弟弟妹妹的讨论,作为大哥的山东沉思片刻,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于是暂时转移话题问道:“话说德州菏泽他们呢?”


济南摇头:“这个也不知道。”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了淄博的声音:“你们发现没有?”


“什么?”


异口同声地发问,众人回过头来,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没过来凑热闹的淄博和吃火烧吃得开心的泰安,正一头雾水之际,淄博伸手指了指泰安和自己的头顶说:“我们头上的狗耳朵都不见了哎。”


“啥——”

  17 2
评论(2)
热度(17)
  1. 荒士儀衡 转载了此文字
    于是,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接龙ヽ( ̄ω ̄( ̄ω ̄〃)ゝ【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纯粹是图个...

© 荒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