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士

是荒士,不是荒土。

 

伪全员向•《Just A Story》【2】

防雷分部分发布√
第二部分冲通专场√
前文涉及MOP和卡墙组√
详情搜索tag【TF故事】


【接上文】


9.
指挥官先生很忙——事实上,无论是作为汽车人的指挥官,还是现任塞伯坦星的首席执行官,他都很忙——忙着处理文件,管教违规的TF。而两个身份叠加无疑让他变得双倍的忙。
对此,在亲眼看过了通天晓处理的一件塞星日常事务后,冲云霄表示:瞎忙。
逮捕两个没头没脑只顾飙车的蠢货还要执政官先生亲自上阵,你们汽车人就没几个管用的士兵了吗?事事都要自己操劳什么的,我真怀疑你们那个领袖最后跳井究竟是因为崇高的牺牲精神,还是因为处理了这么多麻烦事导致CPU崩坏选择了自我了断。
纵然芯理活动异常丰富,但冲•为了保持君王形象还是要严肃一点•云霄难得没有把自己的真实芯情全部表露在脸上。
不过,这完全是看在和自己有过节的死对头低声下气地——当然,这只是某位中二病君主的个人想法——尊称自己为殿下的份上。不然他早就一团火球丢过去解决一切了,又怎么可能默不作声地看着对方委托前侦察兵把那两个TF安安全全地押走?
“对于这两位士兵,以及先前几日刚刚回归家园的TF误入您领地的事情,我感到十分抱歉。”
地面上的指挥官一本正经地向空中的殿下致歉,带着公事公办的诚意。蓝色重卡早已习惯了克制情绪,他那一贯保持面瘫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而这已经成了他的一大标志性特点。
还是他受伤时候的表情生动些。至少能感受到一大块铁疙瘩里火种的跳动。
冲云霄挑起眉头。
现在这个冷冰冰的样子太煞风景了。
然而通天晓还在照本宣科地讲述本次和谈的注意事项,执政官先生一旦沉迷工作就心无外物,自然不会有闲情雅致去探求抖S的野兽殿下对自己抱有怎样的想法。而向来自我中心的冲云霄又不会发现这个念头的产生有没有什么不对。尽管他死盯着蓝色TF的目光毫无遮掩甚至称得上露骨,但对方的注意力似乎永远都集中在手里的显示屏上,因此迟迟没有发现。


10.
好像有什么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变化。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


11.
和谈进行得很成功,至少比通天晓预期的更成功。在他预想中,和谈中途破裂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八十三,毕竟以冲云霄唯我独尊的性子,他很难耐着性子听完自己一系列的长篇大论。
而事实是他居然听完了这篇长达三万个字节的未来规划书,还就一些细节上的改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所以,对于日后误入我族领地的TF,我们只能进行驱逐而不能直接攻击?”
“是的,殿下。”
“通天晓,你这是把我们巨狰狞一族的尊严置于何地?对于入侵者,理应就地处决!”
“冲云霄殿下,我无意冒犯您及您种族的尊严。我只是不希望也不想看到任何可能引发争端的事情扰乱塞伯坦难得的和平。”通天晓举起手,示意对方冷静,“不同的种族可以在这颗星球上和平共处,但这个愿景的实现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因此适当的让步是必须的。”
执政官停顿了一下:“当然,误入您领地的TF一定会受到相应的惩罚,这一点毋庸置疑。”
“哼,但是检讨书和禁闭期能给他们带来多大影响?”
“和平时期要有和平时期的处理办法,冲云霄殿下。”
好吧好吧。冲云霄瞥了通天晓一眼,继而换了话题:“那么,关于我们一族日后的生存问题?”
“经过投票,我们拒绝了震荡波的克隆计划。毕竟他的克隆计划中没有考虑幼生体的存在,任何一个生命都需要时间来适应并学习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过早成长为成体可能会对他们的身体有所伤害……”
闻言,巨狰狞的君王大人回过头来,恰好对上刚刚看向自己的通天晓。两机尴尬地对视了整整一塞秒的时间,直到通天晓终于想起了自己准备好的文稿,才堪堪结束了这个小插曲。
“咳。”通天晓右手虚握放在嘴边,咳了一声清清嗓子,“不过如今塞伯坦已经恢复了创造生命的能力,所以,你们可以通过火种融合的方式繁衍后代。”
语毕,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执政官先生抬起头,严肃认真地询问道:“请问,有什么不妥吗,冲云霄殿下?”
冲云霄表情微妙地盯着对方足足五塞秒,半晌,才开了口:“你说的火种融合……是什么?”


12.
所以让没有经历幼生体阶段又没有塞伯坦星人生理常识的冲云霄来做巨狰狞的君主真的合适吗?
怀疑机生中的通天晓表示很芯累。


13.
就在通天晓思考着该如何向冲云霄解释的时候,当了将近两个塞星时背景板的玄铁和天豹一唱一和地发表了意见。
“如果不好解释的话,执政官先生能不能给我们演示一下?”
“和我们的君主一起?”
“毕竟震荡波先生说过的——”
“——事实胜于雄辩。”


14.
果然反派的手下——某种意义上的——永远都有嘴欠属性。
否则为什么他们除了会被正派揍还会被自家主子揍。


15.
在临时给三只没有经历过幼生体阶段也没有完善的塞伯坦星人生理知识的巨狰狞补个一个塞星时的常识课后,和谈终于走向尾声。
通天晓望着塞伯坦壮丽的日落感叹。他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辉煌的图景了?
和平来之不易,必须要倍加珍惜。他每每这样想着的时候,回路里,那些倒在战场的士兵,挥洒殆尽的能量液,一次次地浮现,又淡去。他听到他们的哭声,来自遥远的九百万年的时光里。
在通天晓重新校准光学镜,回到现实之前,他那卓越的中央处理器将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领袖的身影上,擎天柱向他露出微笑,伸手指向光辉满布的天空。
现在该走了。去未来。
好了,让和谈画上圆满的句号吧。要知道办公室里还有大量的文件等着他去处理。
通天晓吐出一口气,看向巨狰狞的君主,然后伸出手:“冲云霄殿下,感谢您的配合。和谈结束,我谨代表全体为复兴塞伯坦做出贡献的TF,向您表达诚挚的谢意。”
“通天晓,你以为仅凭一次和谈就能证明我原谅了你们汽车人的可耻行径,忘掉同族在地球上的灭族之仇?”冲云霄勾起嘴角,语带嘲讽,“No way!”
“为了塞伯坦的未来,我认为对于过去的伤害追究到底是不可取的行为。当然,这仅是我个人的建议。您可以选择不原谅,尽管那样很辛苦。”蓝色的TF向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人形野兽展示了一下尚未更换的义肢,语气平和,“但我会选择放下,包括这个在内的过节。”
又是你U球的牺牲精神吗?
冲云霄拧着眉头,上下打量了对方半天,将发声装置中的“你这只手结实吗”一句咽回中央处理器。考虑到对方是个资深的教条主义者,他迟疑片刻,最后还是呼出一口气,慢吞吞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那与整体极不协调的义肢着实太过突兀,但是忙于工作的通天晓没有时间更换。况且换上新的部件以后需要休整期和磨合期,那样会耽误大量时间,向来以大局为重的通天晓拒绝拖累任何人的进度,并且表示他已经习惯了使用这个假肢,不会影响到工作和生活。


16.
冲云霄第一次产生了某种,类似芯疼的感觉。
瞧啊,那个指挥官就是这样。看起冰冷实则善良,愚蠢得不可救药又大度得值得尊敬。他可以为了塞伯坦的未来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都不再仇视你给他造成的可能是永久的伤害了。
你做的到吗?
很明显,他做不到。


17.
或许他的实力在他之上,但冲云霄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是通天晓赢了。
而他彻底输给了他。


18.
他们在巨狰狞领地边缘告别。在冲云霄的注视下,通天晓转换成载具形态,然后发动引擎,驶向天际翻涌的暮色里。
灿烂的晚霞铺开在背景板中,落日将余晖投落在通天晓的车身上。那一瞬间,冲云霄的光学镜完全被他的背影填满,直到他的身影快要消失在废墟带的尽头,冲云霄终于找回了发声器的使用权:“通天晓,你还会来吗?”
“如果殿下能允许我以‘视察巨狰狞一族的生存状况’为由前来,那么我会的。”
蓝色重卡停下车,又补充道:“不过,由于塞伯坦的重建需要大量金属,我或许会经常带人来附近的废墟带寻找合适的材料——当然,我会警告他们不要随便进入您的领地。”


19.
也就是通天晓的这句补充,将他们再见面的时间提前了整整一个塞星周。



【未完待续】

  61 7
评论(7)
热度(61)

© 荒士 | Powered by LOFTER